慕大百

我轻轻的来
来你身边

  这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,顺畅无比,好像是事先设计好的一般。
  积木现在正呈大字形,舒展着身体躺在床上。回想起今天的事,怎么说都像是吃了一份伪装成草莓奶油蛋糕的樱桃芝士千层饼(积木既不喜欢樱桃又不喜欢芝士),虽然已经知道不对劲,但还是得吃下去,并且得挤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  八级就是个混蛋。积木在心里默默想。他慢慢蜷起四肢,胡乱的在床上摸了一个枕头夹在两臂中间。他虽然觉得这个姿势太过娘里娘气,但是很给他安全感。他随即将枕头抱的更紧,
 

破旧的藤椅
阳光斜洒
影影绰绰
蜜色的你

温热的竹席
月光清朗
燥热的寂静
象牙色的你

倘若我能一直保持年轻,就让我这么一直疯下去吧。

你是天上坠下的闪电
只是一瞥
你就不偏不倚
落在我心上那片枯黄的稻草上
瞬时
我的世界被照亮

盯着照片里的他看。
眉眼柔和,眼角带笑。
好像他坐在我面前,
静静的,
拿着一杯麦卡伦,
慢慢听我说,
俗世,
多好。

找个理由,不让自己沉溺在的恶梦中,让虚假的欢笑撑满整个躯体,再在凌晨一切都戛然而止时,裹上被子,带着空虚的恐惧和无尽的失眠,悄悄的,跌入深渊。滴答。第二天,继续,循环,往复。